揚州水產運輸聯盟

南寧一團伙非法倒賣疫苗 價格便宜多流向基層衛生所

每日南寧2020-02-04 14:43:27

本是救命的疫苗,卻成了某些人牟利的工具,通過層層倒賣,大賺黑心錢。日前,南寧市西鄉塘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對犯罪嫌疑人趙某、黃某云等13人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年至7年,并處罰金5萬元至40萬元不等。

該案是關系百姓切身利益的藥品安全領域的一個系列案件。據西鄉塘區檢察院披露,案件涉案人數之多,金額之大,持續時間之長,社會危害之重,影響之惡劣,令人瞠目結舌。

案情有多大?

主犯涉案金額高達214萬元

經法院審查查明,2012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黃某云、黃某興、季某娟等13人在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私自買賣流感疫苗、肝炎疫苗等多個品種的疫苗,其中,涉案金額在50萬元以上的達6人。被告人趙某和黃某云為夫婦,二人犯罪金額高達214萬余元。

在廣西某醫藥有限公司擔任業務員的黃某云伙同丈夫趙某,在沒有取得相關經營資質的情況下,自2012年起向武漢、廣州等地的季某娟、黃某興、樊某、魏某等人購買流感疫苗、肝炎疫苗等多個品種的疫苗(指二類疫苗)及生物制品人血白蛋白等藥品,之后再轉手倒賣給其下家客戶,每盒(瓶)賺取幾元到幾十元不等差價。

作為下家的陳某藝、陳某紀等人又將疫苗轉賣給他人,再次從中賺取差價。

這一非法生意,直到2014年7月被市民舉報才浮出水面。2014年7月25日,有群眾舉報趙某、黃某云涉嫌非法銷售疫苗,南寧市公安局于當日立案偵查。

2015年1月19日,趙某、陳某藝在秀廂大道恒大新城旁非法交易疫苗時被警方當場抓獲。當晚,黃某云在其住處落網。同年2月4日,李某在白沙大道其住處被抓獲;2月6日,陳某紀在南寧市被抓獲;4月1日,陸某安在南寧市氣象賓館住宿時被抓獲。季某娟、黃某興等其余犯罪嫌疑人也陸續被抓捕歸案。

至此,該涉案人員多達13人的非法倒賣疫苗團伙被徹底摧毀。

疫苗從何來?

非法從醫藥公司或其他賣家進貨

該案中,作為上線的季某娟是主犯趙某、黃某云的主要供應商。這些疫苗從何來?又是通過什么途徑層層倒賣?最終流入何處?

據季某娟交代,她原是外省某生物醫藥公司業務員,與黃某云有過業務往來。后來,她從公司辭職,黃某云找她要貨,她就直接打電話讓老東家發貨給客戶。貨款是自己先收,然后再將進貨價給公司,自己從中賺取差價。

季某娟說,疫苗有時是公司直接發貨,有時是她打包寄給黃某云,按照國家冷鏈標準發貨。但天氣冷時,她就直接在冷藏箱或泡沫箱里裝上冰排,用成人尿不濕隔開后,把疫苗放在箱中,打包好后直接寄給黃某云。

通過計算,從2012年到2014年,趙某、黃某云向季某娟匯來貨款總計78萬余元。除了季某娟,趙某、黃某云夫婦還向黃某興等其他賣家進貨,然后再賣給下家。

作為主犯的趙某和黃某云夫婦,為何能長期從廠家買到貨?據二人交代,夫婦倆分工合作,趙某主要負責與制藥廠家聯系和調貨,而黃某云主要協助聯系買家,提供疫苗給下線。趙某稱,對方愿意給他供貨,一般出于兩種原因:一是想從中吃差價,二是為公司止損。

為何不愁賣?

格較便宜多流向基層衛生所

作為下家的陳某藝、陳某紀,拿到疫苗后,轉賣給魏某等個人以及南寧良慶區、桂林興安縣、北海合浦縣等地鄉、鎮衛生所,從中賺取差價。

據陳某藝供述,其向商家購買的疫苗,都是有銷售門路的。批量購回疫苗后,他都是銷售給需要這些疫苗的患者或者鄉鎮里的村醫。為何這些疫苗不愁賣?陳某藝說,因為相關二類疫苗在大醫院里很缺貨,而且醫院里的藥物比較昂貴,而非法疫苗每支要比從正規渠道購買的便宜5至10元。

令人意外的是,在該案中,還有在職醫護人員的身影。嫌疑人陸某是南寧某醫療機構工作人員,2010年其母患有腸癌,后來又有腎癌,需要人血白蛋白。由于醫院人血白蛋白緊缺,陸某通過平時工作掌握的資源,于2014年開始向趙某購買人血白蛋白及流感、肺炎等二類疫苗。

辦案人員搜查陸某住處時,在冰箱里搜出了人血白蛋白、乙肝疫苗、狂犬疫苗等。據陸某供述,這些涉案的人血白蛋白有兩個用途,一是給其母打針用;二是賣給他人從中賺取差價。其中,查獲的流感、肺炎等其他二類疫苗就專門用于賣給別人賺取差價。

據檢方披露,公安機關在趙某、黃某云夫婦倉庫及住所搜出流感疫苗、肝炎疫苗、狂犬疫苗等多個品種疫苗及人血白蛋白等藥品共計5899瓶(支),查獲數量相當驚人。

目前,該案由南寧市西鄉塘區檢察院提起公訴后,西鄉塘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對黃某云等13人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年至7年,并處罰金5萬元至40萬元不等。

■案件起底

非法疫苗隱患重重

目前,國內的人用疫苗分為兩種:一種是免費、強制的,叫第一類疫苗;一種是收費、自愿的,叫第二類疫苗,向市場開放。

我國對疫苗的銷售、儲存和運輸有著嚴格的管理制度,包括個人不允許從事疫苗及人血白蛋白等藥品的買賣、醫藥公司從事這方面的業務必須取得相關資質及運輸要用冷藏或冷鏈箱等。

本案中,主犯趙某和黃某云夫婦從制藥廠家購進疫苗后倒賣賺取差價。至于所銷售的疫苗是否正規,趙某稱,疫苗上均有電子碼,應該是正規廠家生產出來的。但即便這些數量龐大的疫苗都是從正規廠商或其醫藥代表處購得,也不代表這些疫苗就沒有風險。

據專業人士介紹,疫苗最大的風險,來自控溫。因為疫苗是一種脆弱的生物制品,對溫度敏感,存儲要在冷庫,運輸要靠專用冷藏車。除極個別種類的疫苗需要在零下20℃的低溫冷庫中存放外,一般的疫苗,需存放在2℃至8℃的常溫冷庫中。

如果長時間讓疫苗處在室溫環境中,最大后果,可能會造成“無效免疫”。而無效免疫的最嚴重后果,是造成疫苗接種者死亡,雖然概率很小。

而本案中,上線季某娟發貨未按國家冷鏈標準;主犯黃某云向下線發出的疫苗及生物制品,也基本是塑料袋加冰包裝,由大巴托運送往鄉鎮衛生院,并未使用嚴格的運輸存儲設備,其中隱患重重。

辽宁快乐12玩法 快乐十分助手软件 配资公司先找尚牛在线 甘肃一选五走势图 特马公式表 股票几点开盘 微信加拿大28群号 牛掌柜配资 双彩网下载 配资盘股票配资网 江西快三的彩票平台